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彩特码村 > 内容

热门内容

地下六合彩挑战中国:全国覆盖人口超过7亿

时间:2017-09-30 19:3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您所在的:QQ首页新闻频道 国内内幕 正文

  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李许反对地下六合彩最好的武器就是网络。他搜集一切有关的资料,包括的报道,也有身边的案例。“这四个月来,我平均每天工作16个小时,参考研究了约5000篇地下六合彩相关文章,使用百度、Google搜索次数达800次。”

  李许自认为“已经是当今中国对地下六合彩问题研究最深刻的人了,对地下六合彩操作、的各个环节都了如指掌。”别人写地下六合彩的危害只有3种到5种,他想到了12种;别人写地下六合彩的性只有2种到3种,他想到了8种。

  目前李许主要研究的是如何才能根除地下六合彩?他提出的办法是:“从人性上真诚教育他们。”真诚教育农民关于地下六合彩的危害性;地下六合彩的性;通过地下六合彩致富是不太可能的事;参与地下六合彩赌博致富,不劳而获,是一件非常的事。

  他打算写一本叫《地下六合彩“特码”》的书,能够面向农民、知识、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各个阶层。最重要的是语言简练、通俗易懂,农民、小学生一看就会理解。当然也会包含一点通俗的“学术元素”,以便能与知识沟通。关于这本书,李许希望凡是读过书的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从此不再参与地下六合彩赌博了,甚至再也不参与其它赌博活动。

  地下六合彩在中国的覆盖人口超过7亿,覆盖区每户一册,作为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的课外读本,及部分地区作为预防读物,估计有1.5亿册的市场。李许计划与相“官”部门合作(采购),发行超过1亿册,免费送给中国最广大的码民阅读。“一定要达1亿册,全民禁码!”李许这样说。

  对于余下的2/3,李许希望自己在网上创建的“抗地下六合彩联盟”网站能够吸引大量大学生、青年志愿者到基层农村进行“耐心真诚教育”,以及出版发行戒除地下六合彩赌博的“戒”,在开日发行,免费发给中国最广大的2/3码民阅读,以此来进行“循环耐心真诚教育”。对于地下六合彩庄家,李许同样提倡进行真诚教育:人之初,性本善。“真诚教育从事地下六合彩庄家骗取钱财,是一件非常不的事!只有这样的话才能把地下六合彩这个从中国赶出去,永远地赶出去!”

  正是由于意识到地下六合彩背后体现出的人性,李许才试图通过“真诚教育”来彩民。

  目前,有关部门已将非法“六合彩”活动视为当前中国影响最大、危害最严重的赌博活动之一。2005年1月到5月,司法机关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的集中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便将“六合彩”赌博活动组织者列为重点打击的对象之一。

  各地方对地下六合彩的危害也早有认识,出台不少打击办法。湖南省岳阳市专门成立了打击地下六合彩联合办公室(简称“打码办”),并向市民公布了举报电线万元。随后,各个区县的“打码办”也都相应挂牌,对地下六合彩展开了全面打击。而主要责任单位各地的门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打击活动,对大小庄家和部分码民,采取的方法主要是经济制裁,情节严重者,对涉及金额过大的码民及庄家还采事手段进行打击。

  湖南耒阳市委则层层签订目标管理责任状,对工作不力、进度不大,地下六合彩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要实行“一票否决”,被否决单位的党政一把手必须向市委说明原因,并将受到严厉处分。市如果被“一票否决”,党政一把手由市委报请上级处理,分管治安的副局长要引咎辞职,治安大队长、员就地免职。

  面对地下六合彩,地方往往沿用惯常的思维,采取运动式的打击手段。在一定的时间内,一味地高压或许有效,地下六合彩会暂时偃旗息鼓或者转移到其它地区。这些举措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了买码狂潮,但并没有将其完全消除,待风头一过便又死灰复燃。此外,一些基层官员本身也与地下六合彩“有染”,无疑会影响打击的效果。因此,李许才对的打击效果表示出深深的不信任感。

  鉴于问题的复杂性,有识之士普遍呼吁,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对于地下六合彩的打击需要各方协作、综合治理。

  首先,要打破地区和部门,实行跨地区跨机构联合作战。加强各地区之间的协作,并联合、法院、宣传、妇联、共青团、学校等部门和单位,全方位开展声势浩大的打击行动,给地下六合彩赌博活动予以重创。例如福建省采取的办法,由出面,协调移动、联通等通信部门,用通信工具对发布的相关信息进行控制,从源头上对地下六合彩进行打击。

  其次,将地下六合彩问题提升到农村发展的高度。切实加大对农业的投入和对农民的利益的力度,拓宽农民就业致富的途径和门,积极创造就业机会,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减轻农民负担,积极稳妥地继续推进农村各项。福建省委党校张义祯在其对地下六合彩的调查报告中便表示出上述态度。

  第三,提高国家公彩的公信力。博彩游戏的非营利性质、组织形式、收益用途的公益性质、防止舞弊等特点决定必须由国家掌控。问题在于即使是国家组织的这种游戏也应受到社会的严密监督,而且,对国家的这种社会监督本应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但我国目前开展的由国家组织的博彩并没有这种监督机制,以至于出现过“西安

  宝马事件”,严重损伤了公彩的公信力。公彩的缺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造成彩民转向地下六合彩的原因之一。厦门

  的三位女中学生“以彩票去占领六合彩阵地”,如果公信力不能得到的话,公彩恐怕难当此大任。

  以上均着眼于打击非法的地下六合彩活动。而地下六合彩只不过是当前社会中花样繁多的赌博形式之一。如果社会中弥漫的渴望一夜暴富的赌徒情绪不能得到一定的话,还会有其他形式的赌博活动继续危害社会。

  正如社会学者周孝正指出的,“侥幸心理和致富的渴望是人们的基本心理状态,人人或多或少都有,是正当的、无可的,但不要过分,过分了会给社会造成危害,应该严厉打击,不能任其蔓延。何况一个人的心理扭曲了、变质了,有时是无法的。”决策者们必须正视这个挑战。-

  其一为在国内代销发行的“六合彩”。实际上是的彩票在境内进行销售,而资金流入的构。

  其二,利用的“六合彩”中号码接受投注的行为。一种是利用“六合彩”公司开出的号码自行设定赔率,自行设计或模仿“六合彩”彩票票样印制出相应的书面凭证,其凭证具有“彩票”之形式,而在市场上公开或者半公开发行、销售。另外一种不采用“六合彩”彩票那种有固定格式的书面凭证形式,而是使用只有作案人员自己明白的特殊符号,庄家仅仅利用“六合彩”有关号码私自设定赔率,坐庄接受投注,以庄家身份与他人进行对赌。

  第三,提供“六合彩”中号码的虚假特码信息。此“特码信息”并非真正的“六合彩”公司开出的号码,而是行为人在“六合彩”开前,随意编出一些号码,对彩民谎称为该期“六合彩”“必中”的号码。

相关推荐